主页 > R懂生活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2020-06-09
阅读指数:373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圣母院西立面的左右两边平顶,其实原本是两座尖塔的基座。(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圣母院在1220年代(左)和现今(右)的地下平面图,可见包围圣母院最外围的边廊(Aisle)由原先两格变成三格(颜色标示处)。(网上图片、Gothic Architecture)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虽然《刺客教条:大革命》中的圣母院内部描绘精细,却无法做出真实建筑的历史痕迹。(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游戏中的边廊墙身採用鲜蓝色泽,是在十八世纪中期才出现的 polychrome 浪潮。(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游戏发展商花了两年时间,塑造整个虚拟圣母院的场景,以接近1:1 的比例重现。(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Andrew Tallon在 2015年以3D雷射扫描圣母院,透过扫描仪与撞击点的距离,绘製出精细的模型。(网上图片)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建筑师黎隽维(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Ways of Seeing:重建圣母院加入当代科技元素

巴黎圣母院尖塔被火焰吞噬,民众的悲伤未有紧随着上空的浓烟散去,复修计划事在必行,民众反应热烈,有钱捐钱,有力出力。

除了奢侈品牌和豪门巨企的亿元捐献外,网上游戏《刺客教条:大革命》亦趁机宣传游戏中对圣母院内部巨细无遗的呈现,同样巧夺天工,让玩家惊歎。玩家戏言不能当真,建筑师黎隽维(Charles)就说游戏无法呈现哥德式建筑特有的不完美和缺陷。

游戏超像真 花两年塑造

《刺客教条:大革命》开发商Ubisoft日前宣布捐款协助重建,并免费开放《刺客教条:大革命》予玩家下载,让玩家细味这座宏伟建筑。Charles就企图试玩,但下载后因为出现bugs而未能成功载入游戏,大感失望。他后来在Youtube找到玩家在游戏中参观圣母院的影片,可以见到画面相当像真,由建筑物比例、质感颜色、内部细节都做得精緻。

Charles分享道:「我听过一个和《刺客教条》有关的故事,就是其真的有聘请建筑历史学家去验证游戏中的设计,究竟是不是属于那个年代的建筑,据知开发商花了两年时间塑造整个虚拟圣母院场景。」为何如此认真?Charles相信是因为这个系列游戏类似开放世界(openworld)游戏,即没传统的主线让玩家跟从,而是靠自己进入世界裏探索。

「不同就是有主线的,知道玩家会经过什幺路线,可以集中做好那个部分。但openworld游戏则要整个地图内的所有东西,都尽量做得精细,确保玩家行到好远的时候,都不会觉得这裏愈来愈假。」

不知如何建 至今未建完

圣母院工程由一一六三年开始,一三四五年完工。Charles在英国修读建筑联盟学院建筑系时,其中一份功课是研究哥德教堂,要用新的建筑语言帮教堂设计新部分,于是他到访法国多间哥德教堂,发现哥德教堂有一个好特别的元素——就是他们兴建时其实不知如何建造。「他们没有清晰的实行概念,大多时候是靠trial and error,如果这样建又不倒塌就继续加建,所以历经好多个时代,会有好多的addition。」

因此,他认为圣母院由始至今都未建完,今天西立面的两座塔楼,我们看到的平顶,其实原本是两座尖塔的基座,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而放弃了兴建。「虽然圣母院是十二世纪建的建筑物,十三世纪大致上完成,但其实之后有好多破坏、改动、维修,见到他们历史未完,好多新的改动和增加,这座教堂和现在对建筑物的想像是好不同的。」

游戏助复修太夸张

《刺客教条:大革命》设定于一七八九年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当时的圣母院仍未经历一八四○年代大规模复修工程。游戏中有人在养羊与鸡,有人在吵架打架。Charles说以前的圣母院是公共空间,不仅作崇拜用途,不过他指出游戏中呈现的建筑物是现时的圣母院,而非大革命时代,最明显的是近日被烧毁的圣母院尖塔是在大革命后才建成,但游戏中却已出现。另外,在圣母院最外围的边廊(Aisle)由原先两格变成三格,而且採用的鲜蓝等色泽,亦是十八世纪中期才出现的polychrome浪潮。

置身大革命 却呈新样貌

哥德建筑全部都是人手建成,樑柱看来似乎是笔直的,但Charles表明一定不是直和完美。而且,游戏中的一些窗户可能是用複製贴上造成,不会百分百仿製崩裂的位置,始终和圣母院有别。「不过,不跟从大革命时代的圣母院都能理解,因为是玩家经验的问题,如果要将大革命的样貌放进去,那个样子有谁会看过呢?玩家会不认得和没有共鸣。」因此他认为人们说这个游戏可以帮助复修圣母院的说法是太夸张。

用新设计传承哥德建筑

幸而,已故艺术史学家Andrew Tallon在2015年,以Leica ScanStation雷射扫描仪,3D雷射扫描整个圣母院内外部五十多个地方,连施工时的不完美和缺陷都仔细地记录下来,Charles相信对重建有帮助。

既然有完整的3D模型可以依样画葫芦地复修,为何法国政府仍然打算举办比赛欲重新设计尖塔?Charles说他很认同不需要做一个原本的样子,「因为本身一座哥德式教堂是有生命,不断在改动,我们更加应该加入这个时代的层次」。

他认为圣母院本身就是未完成的建筑,而且经历过八百五十年的演变,因此今次是一个契机加入新元素。而且他相信现时很多教堂相关的传统工艺已经失传,倒不如拥抱新技术、科学,从而令到这个时代的工艺师、工程师、建筑师累积经验,怎样可以放入旧建筑改造。

「所以见到大火后的第一反应,都相信不会有很大的复修问题在裏面,因为一个如此大型的建筑,一定曾经有过好多改动,经过好多次破坏,而今次破坏的部分亦不是最古老的部分,而是一八四○年代后复修的部分。我相信旧的部分仍是原好,而烧掉的部分可以用新设计,传承这种哥德建筑,一直在变的文化。」

复修最难是计算负重

如果最后政府选择只是单纯复修,不是重新设计,Charles相信亦有好多问题要讨论,包括人手建造的圣母院存在很多几何上的不完美,那复修时是否应将不完美的都複製出来?或是趁机矫正不完美?「问题是,例如现在有些木柱被烧,有些部分脱落或有些变成炭,想保留的话,最不破坏结构的方法就是保留旧炭,再驳回新的木,但问题是那裏已经变成一旧炭。还是应该将炭拿下来放博物馆呢?用新木取代整个旧木?」

他认为要重建尖塔不难,结构理论上是可以重现,不过他相信最困难的地方,是如何确保基座能够支撑到新加尖塔的压力。「因为一栋旧建筑所有部分都已经融合在一起,至少从力学角度上,就如砖墙拿走一块砖头会倒塌一样。」但他相信当年兴建圣母院时都没有计算过负重强度,现在要计算基座的负重能力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而现时法国政府当务之急,是确保其他主结构受火灾影响的程度,因为虽说火灾烧毁尖塔,但Charles相信由于火灾高温且洒水救火,产生温差问题,导致结构承受了一次快速的热涨冷缩,极容易导致裏面出现裂痕,「如果入水进去,到了冬天会相当麻烦,因为结构内可能会结冰再撑涨,所以必须检查清楚」。

到访过圣母院数次,Charles表示这座建筑的比例的确很美,而他最为惊歎的是一八四○年代的改建部分,会看到建筑师是根据自己对哥德式教堂的理解,设计出心中理想的建筑物,大胆地採用新技术,这个勇气相信是现在难以重现的。

可惜的是因为到访者众,因此他笑说每次行圣母院都像是在迴转枱上的寿司,跟着路线行一圈,不能够花时间静心好好享受,或者今次亦是一个机会,重建圣母院的同时,重新思考观览方式。

文 // 彭丽芳图 // 彭丽芳、受访者提供、网上图片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