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懂生活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2020-06-09
阅读指数:723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在夏日晴空下,平壤妇女穿起华美的朝鲜服,三五成群在悠扬的歌谣配搭下翩翩起舞。(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从主体思想塔向下眺望,平壤在塔下延伸,呈现出柔和色彩的全景,放眼尽是一栋栋由赤陶、黄赭石、绿松石和淡蓝色绘製的房屋。(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平壤地铁是这个城市中最令人惊歎的地方,巨型大理石柱、白色拱顶、华丽吊灯,与绿红色车卡形成强烈对比。(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绫罗岛五一竞技场是属于绿色的,更衣室用上青绿色的长椅和储物柜与淡橙地板互相辉映,休憩室以墨绿砖墙衬托蓝绿色地毡。(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Changgwang健康和娱乐中心入口大厅使用水磨石、大理石,简约而别具心思。中心设有澡堂、桑拿、游泳池及理髮店。(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东平壤大剧院使用桃色墙身、紫色坐椅与亮蓝色地板,再次展现朝鲜的配色美学。(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Inside North Korea,作者:Oliver Wainwright(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Oliver Wainwright(Taschen提供)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Ways of Seeing:马卡龙色的朝鲜

从高一百七十米的主体思想塔顶部俯视,朝鲜首都平壤像一盒倾泻的马卡龙,淡橙、粉红、嫩绿平房,配以柳青、湛蓝屋顶,《卫报》建筑评论专栏作者Oliver Wainwright形容,平壤是他见过色彩最绚烂的城市。身穿桃红、蓝绿、橙红朝鲜服的妇女,在主体思想塔前的广场旋转跳舞,就像在口腔跳跃的糖果。

三代领导人 三种建筑特色

二○一五年七月,Oliver跟随北京的旅行团到访平壤八天,从金日成广场起步。金日成和金正日带笑的面孔在建筑尽头的墙上闪耀着,他们的肖像挂在墙的正中央,在一个长长的中心轴末端,其他元素围绕着它对称地排列。Oliver接受电邮访问时描述:「宽阔的轴向林荫大道终止于纪念建筑,平壤总体规划中有一种非常苏联的感觉。」因为在一九五三年韩战结束后, 平壤由莫斯科训练的建筑师金正辉重建,令早期的平壤建筑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斯大林的新古典主义,但金日成规定建筑必须具有特定的韩国图案。「你可以在牡丹峰剧场和Taedongmun电影院建筑中看到这一点,它们是新古典主义的形式,有大型的门廊修脚和柱子,但是柱子是八角形的,参考古代韩国寺庙中的八角柱,他们顶部有名为『giwa』的绿色瓷砖屋顶。」

八十年代 风格具实验性

如像溜冰头盔的平壤溜冰场 、充满对比颜色的绫罗岛五一运动场,则出自金正日手笔,「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金正日开始实施现代化计划,为一九八九年世界青年和学生节(一种共产主义奥运会)及时建立了许多盛大项目。这一时期看到了一种更具实验性和表现力的建筑,充满未来感的科幻气息」。

金正恩时继续他父亲的建筑项目,自上台以来几乎每年都推出一项重大的城市发展项目。他专注于高层住宅开发,并继续使用韩国图案:八角形塔,有些建筑形状像书法画笔,参考朝鲜劳动党的象徵(锤子、镰刀和毛笔)。他还为新兴的中产阶级建造了许多休闲设施,例如主题公园和滑雪胜地。

建筑目的:引导群众目光

另一个最重要的建筑原则是领导者的中心地位,建筑总是旨在引导你凝视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雕像或肖像。在公共建筑内部,它与进入天主教堂的效果非常相似,建筑的设计旨在将注意力集中在教堂尽头的祭坛或十字架上,柱子在教堂中殿两侧前进,面向座位前方。即使没有领导人的形象,也可以通过代表金日成的花和金正日的花来感受它们的存在,前者是紫罗兰色的兰花,后者是一个明亮的猩红色秋海棠,这些花出现在城市周围和建筑物内部的壁画和马赛克中。正如金正日在一九九一年的宣言 One Architecture中所写:「领导者的形象必须始终放在建筑空间的中心。」

地上地下 景色绚烂

Oliver表示,在每栋大楼迎接他的导游都穿着正式朝鲜服,朝鲜服的颜色通常是互补的,粉红色的连衣裙搭配淡蓝色外套,或橙色连衣裙搭配绿松石色夹克。「朝鲜现在的时尚与十至十五年前在中国看到的相似。男士主要穿着深色或宽鬆的西装,而女性则愈来愈多穿着明亮的颜色,合身的外套和细高跟鞋。太阳镜和反光蕾丝遮阳伞也愈来愈常见,在特殊场合穿着传统的民族服装仍然是一种流行的时尚。」

平壤许多室内设计亦使用互补色,即色盘上相对颜色,如绫罗岛五一竞技场的更衣室,用上鲑鱼色地板衬以粉青油墙,準备举办永远不会到来的FIFA世界盃。「淡绿色常用于建筑和室内设计,我相信是源于古代韩国青瓷瓷器。」乃至具有蓝色、橙色调色板和金色按摩桌的治疗室,「他们具有Wes Anderson电影的超现实风格,或者令人毛骨悚然的完美,或是Thomas Demand雕塑薄如纸张的平整度」。

桃色扇形墙壁、紫色软垫座椅和亮蓝色地板,一齣齣好戏在东平壤大剧院上映。「我认为Changgwang健康和娱乐中心拥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室内设计之一,在材料的纯粹和细节方面:入口大厅的水磨石、大理石地板、喷泉周围设有凹槽大理石柱、游泳池周围手工製作的马赛克瓷砖,以及墙壁上彩色铸造玻璃的镶板。如果你想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民主或发达国家的任何其他地方的公共游泳池,它不太可能具有这种水平的工艺。」在未来主义风格中,跳水板要通过烟色玻璃的电梯才能到达。

平壤地铁站如宴会厅

平壤地铁更是鬼斧神工,建设工作始于一九六○年代,自称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系统,位于地下一百一十米处,车站与莫斯科地铁一样拥有宫殿规模和豪华装饰,平台上装饰着大理石柱和水晶吊灯。它们的深度也意味着这些站台可以作为防空洞。「地铁站感觉像宴会厅,这些无尽的自动扶梯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华丽平台,有漂亮的柱子、马赛克、玻璃灯。每个车站都有不同的主题,配件的建筑和风格与该主题相关。有一个以收穫为题的车站,以葡萄串为装饰,墙身画有记载金日成故事的马赛克画作。」

离开平壤 回到现实

Oliver惊讶他在朝鲜拍照的自由度比预期中大得多,虽然要遵守三条主要规则:不能拍摄与军方有关的照片;不能拍摄建筑工地的照片,他们似乎希望一切都看起来完整和完美;在拍摄人物照片之前尝试获得被摄者许可。另一个敏感课题是领导人的照片必须是完整的雕像或肖像。「我以为在机场,相机会被彻底检查,但保安人员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并没有删除任何东西。 说实话,我最近进出以色列时,那裏的检查比朝鲜要严厉得多!」

不过,他形容这是一次被严密监控的旅行,有三名官方导游陪同,他们上下小巴,在每个站点拍摄官方照片。没有机会四处走动或与当地人交谈。「当我们晚上回到酒店时,我们不被允许离开。所以我非常清楚这不是一个卧底的经历。你作为一个外国人看到的一切,背后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精心设计和控制。」他获得「日常现实」的唯一一瞥,就是离开平壤、沿着统一高速公路向南驶向开城时,「那时你会看到摇摇欲坠的建筑物,生鏽的电塔,衣衫褴褛的孩子在河裏玩耍,并意识到平壤是一个什幺样的泡沫,中产阶级在那裏,乃至全国其他地方,领导一个非常特权的存在」。

文//彭丽芳图 //Taschen提供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