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的 >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 >

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

2020-06-09
阅读指数:168
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布力架街一座大宅,露台和围栏都以石质配搭出很raw的美。(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嘉道理道的房子墙身红白相间,窗上是浅灰的幼樑,用色与结构都简约。(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明报製图)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山景大楼外观亲切,甚至没有披上无瑕的白,让人联想Bauhaus精神本也不是贵族独享。(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山上大部分建筑的细节都没有花巧装饰,如右上角窗框的波纹,平民也很熟悉。(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中电前总部的钟楼获评为一级历史建筑而得以保留,但旁边地盘将来会建成几层高的豪宅,仍是未知数。(黄宇轩提供)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搵食艰难》(罗伟强摄)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Ways of urbanist seeing(28):加多

周日的亚皆老街,唉,如何人挤人,不消说。然而从旺角地铁站一出,只要忍耐十多分钟,愈近何文田一带,身旁人潮便渐退,两边换上舒爽清风,走至胜利道、太平道两个街口之间,过对街,便是往加多利山的其中一个入口。同行的城市研究者黄宇轩举着相机细緻地拍摄山上的房子,我说,管理员一定以为你是狗仔队。这个豪宅区以明星住处闻名,不过在他眼裏,这是座Bauhaus建筑博物馆,清静人稀,入场不收费。

豪宅不奢华 配色不喧哗

今年是Bauhaus(包浩斯)学院成立百年。一个世纪前,革命掀起,时人对建筑的未来抱有一套理念,毋须多加装饰,不必讲对称,最紧要实用。这颗种子随时代风潮飘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香港,在嘉道理家族发展的住宅项目萌芽。沿山道经过一间接一间的洋房,正是我们不吃不喝二十一年都住不起的豪宅,却一致不见奢华外表,这间外墙是一片平整的白、那间有红砖墙夹在两片白之间,配色也不喧哗,窗框是深蓝、窗上眉樑都只是一划灰。

弯位一道完美弧线

这群房子若有性格,一定不多废话。今天楼盘多像山下往太子道西出口处的Kadooria,造个金碧辉煌的大堂;这裏楼房骤看没趣,然而平房与圆柱线条分明,在嘉道理道分叉路口转入布力架街,弯位处的建筑呈现一道完美弧线,已经足够让人百看不厌。

此前一段路的旁边是中电原总部大楼,现在已用围板封起一个地盘。据嘉道理家族推动成立的「香港社会发展回顾」项目资料所载:「一九五九年十二月的洋房数目达五十七间,其中一些採用传统的包浩斯风格,另一些则展现流线形现代主义的元素」,而一九四○年竣工的中电大楼建于「装饰艺术运动(Art Deco)的全盛时期」,「最显眼的部分可说是以装饰艺术风格建成的钟楼」。如果山上洋房宛如Bauhaus建筑博物馆,钟楼正是可跟其对照的有趣「展品」,可惜这裏将成「优质豪宅项目」,我们现在只能从封布的空隙间窥探一角,虽说钟楼得以保留,但将来楼盘是何面貌,便不得而知。

粗犷外围 没有雕龙刻凤

布力架街(Braga Circuit)是个三角围圈,其中一角住宅吸引我们注意的,也不是雕龙刻凤的闸门,而是风格粗犷的外围。围栏底部铺石块,上方是水泥灰的四方图案,内裏横竖相间,组成稳实不花巧的美,转到另一边见裏面阳台,亦以石砖砌个半圆,整座屋明显经过精心配搭设计。

塑造居住之地,是否富人专利?也许是,但从布力架街回到嘉道理道,落到太子道西一方的出口,遇见温暖淡黄的山景大楼,模样有几分似公屋,没有耀眼的白,却展现出简单线条不单能套用在大宅,五层住宅都适合。黄宇轩说那场百年前的革命,是「当时的人认为未来的人,不止富人,都应当住在这样的房子裏」,如何是包浩斯的美,并非只有专家才懂得鉴赏,相信一般人到山上瞧瞧,都能感受此处的美。其实想住在怎样的地方,本身不就是人人都懂得想像和有权争取的一件事吗?

文 // 曾晓玲………………………………………Bauhaus精神非贵族独享

二○一九年是包浩斯(Bauhaus)百年纪念,本月中在柏林有艺术节,正式为全年在德国和全球各种庆贺活动揭幕。在这时刻,本栏也想想,包浩斯可以是种观看城市的视角吗?是否代表要去看看包浩斯「风格」的建筑?想到这点,立时记起常常在媒体裏受访的建筑专家,近年经常都澄清,好些大众和新闻提及的香港包浩斯建筑其实都被错认了,特别是被大幅改建的湾仔街市和荒废已久的中环街市。有趣是,这背后不仅是个学理和分类问题,还牵涉到现代建筑複杂多变的流派和演化史;将它们归类在一起的,不全是明确统一的风格特徵,反而是种回应急剧工业化下诞生的现代世界时,立志要好好回应新社会状态的设计精神与理性。

「建造学院」 共构早期现代建筑

就此而言,包浩斯作为一所一九一九至一九三三年存在过的工艺学校,并无发展出一种显着统一的建筑风格。后世多谈包浩斯建筑,因为包浩斯就解作「建造学院」,因为它几任校长皆是现代建筑的重要推手,也因为它在德绍(Dessau)保留了一栋风格突出的校舍。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现代建筑百花齐放的对话中,包浩斯的师生参与其中,它推动的创作流程和思想,特别是着重功能和量产,跟其他意识形态,共同构成了二战前「早期现代建筑」。设计史学家Reyner Banham曾解说,「现代建筑的青年制服」,就是平顶的、有让人看到的结构框架、有幕墙、有转角的窗等。现在人们看到三十年代和穿有这「制服」的建筑,会说「好包浩斯啊」,说的其实更多是种年代思潮,事实上非常多变,也不跟包浩斯学校直接相关。

反而,近年人们尝试更「精确」区分,问有没有「正统包浩斯建筑」这回事时,会追溯到以色列,因有大量「纯正包浩斯人」(师生)在一九三三年纳粹上台后逃到特拉维夫,竟在十多年间建起四千多间白色小屋,后这「白城」更被列为联合国世界遗产。翻开关于包浩斯的书,读到这学校内外交困,因学校和课程而来的大型建筑不多,它的校长宿舍跟小量实验房屋,都是白色平房,在芸芸现代建筑中,这种白色小屋,也因而被视作「最包浩斯」的。香港现代建筑不少,但这种小屋平房,竟都集中在一地,就像一所「借来的」博物馆般,非常奇异。我们这周去加多利山逛这意外形成的「香港包浩斯建筑博物馆」,也是赠兴。

文 // 黄宇轩………………………………………读者投稿:你睇到啲乜?

如果你也看出香港一点独特、趣味或美丽,请用手机或相机拍下来,写一句你眼中睇到啲乜,寄到sunday@mingpao.com。

图 // 黄宇轩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