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懂生活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2020-06-18
阅读指数:632

今年9月,让我殷殷期盼了将近两年的东京都写真美术馆,总算再度开馆。不过就是一间美术馆,有什幺好稀奇的呢?再说,摄影真的有必要去美术馆看吗?现在资讯发达,google个人名,自然就可以找出一堆图。以上这两个问题,我想要藉这篇文章来说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让我们先从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以下简称为「写美」)的故事开始说起吧。写美于1990年开馆(整体馆区至1995年全面开馆),2014年9月开始进行设施汰换与大规模装修,于今年9月再度开幕。跟其他拥有悠久摄影历史的国家来说,实在是一间过于年轻的摄影相关美术馆了(遑论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见的台湾),但它用它的「年轻气盛」,在这二十多年间强力地拉着日本摄影界不断前进、回顾、反思,同时也坚守它身为美术馆的本份,积极办展,年平均都有一、二十场展览,在潜移默化中普及摄影美学教育。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摄影」是否有「资格」在美术史中自成一格,或是实体而言成立一间独立的美术馆,让许多艺术研究者论战多时,过去在日本的美术馆博物馆中,的确没有收藏展出摄影作品的习惯。19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日本处于泡沫经济的时期,有为者拥有充裕丰富的资金,以及面对预算计画较大器的氛围,对待文化活动的发展与讨论也格外用心,日本许多优秀的美术馆博物馆都在该时期建立,而因为空间相对弹性,加上当时的东京都知事铃木俊一到法国访问时,参观了巴黎摄影月活动,对摄影与都市的连结有了些概念与想像,写美就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氛围下,孕育而生。

不过要说写美是纸醉金迷中诞生的不染尘莲花吗?倒也没这幺脱俗高尚。多亏了那段虚浮却美好的时代,写美从1989年策划阶段到90年代中期,购入了约2万件作品(截至2015年度馆藏为3万3393件),打下了它作为展馆的深度基础,有底蕴,才有力道年年办展不手软,才不负它作为日本第一间以「摄影」为主的综合型专门美术馆之名。经济不景气影响,来自政府的补助大幅缩减,2000年就任的第三届馆长德间康快,将一楼大厅改成电影院,除了纳入影像美学的元素,当然更务实的理由也在于增加收入。要经营一家写真美术馆,当然不是只靠爱与梦想,入世地权衡考量,也是重要的一环。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成立一间「专门」领域的美术馆,且是带有官方的色彩与投注,终究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它代表着摄影终于在日本的美术界中,得到了自己该有的名份,也意味着从保存、修复、展出到推广,可以有一个宏观性的计画得以进行。以展出而言,从国内知名的摄影家为起点,和国外的摄影家做出连结;或是用一个大时代的角度来观看摄影与整个社会的关係;亦或是结合动态影像与静态摄影,审视映像美学的多变与複杂,都是写美策展的重点。

我第一次去写美看的展览,是2013年时的《植田正治とジャック・アンリ・ラルティーグ―写真であそぶ―》(植田正治与Jacques-HenriLartigue-与摄影嬉戏),该展览展出了日本摄影师植田正治与法国摄影师Jacques-HenriLartigue各88件作品。出生于鸟取的植田正治,以鸟取砂丘为舞台,家族、孩童为主题,拍出一张又一张富有魔幻色彩的作品;远在巴黎的Lartigue,则是在画家活动之于,富有玩心地捕捉下家族与朋友日常生活中的有趣捉拍。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这两位相隔地球两端的艺术家,透过展览,在参观者的心中相遇,人们可以随着展出作品的顺序,渐渐发觉两人作品中怀抱着的相仿幽默、奇幻精神,明明场景不同、被摄体也不一样,却能惊奇于一次又一次不谋而合,被迸出的精彩火花深深感动,无论是否能再看完后写个两千字心得,光是认识植田与Lartigue,以及有几个瞬间突然分不清哪幅是谁的作品,就是一种收穫。

我因为本来就很喜欢植田正治,逛展时,又捡到了有相似氛围的Lartigue,对摄影的认知,就又岔出了一条路,所谓的美学教育,不就是从引发兴趣开始做起吗?而写美的策展人,都已有太多经验,来推你「入坑」,从搭配到选主题、挑作品、排顺序,每个步骤都是专业,每个专业自然也都需要分工,才能到位。所以我始终羡慕着日本能有写美这样一个存在,让摄影迷持续癡迷,然后永远开放一个园地,号召不知道哪天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的人,能够方便迅速、资源丰富地跳入摄影的奇幻世界。

至于看照片何必去美术馆呢?点开google然后click、click、click就能轻鬆浏览,但你有所不知的是,一张照片是作品,许多张照片经由专家的编排、透过不同的裱框、放置在不同的空间,就会发展成各种意想不到的故事,你觉得照片只是僵硬地定在那吗?那是因为你还没认真走进去看一场摄影展。

借镜写美: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

光用照片的裱框来谈吧。我曾经去看过一场展览,照片五花八门,但更吸引我的还有根据不同的写真风格,框的材质、颜色,也都做出调整。植物的照片,就用比较大自然系的原木素材;当权者、政治家的照片若用闪亮亮的镀金框,可以呈现出权势逼人的权威感,相反地也能变得跟反讽一般展现出腐化铜臭的气息。附带物就具有各种符号意义,遑论回归到基本面,光看照片本身的印刷品质、细緻纹路,见面不只三分情,感动也能加三级。展览空间的气味、温度,展示作品的顺序、分间,一切的一切,都有学问。

我们为什幺需要一间摄影美术馆?因为我们对美的追求、学习与渴望,永无止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