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的 >台湾新创团队的摇篮,全球首个生医加速器 Indiebio >

台湾新创团队的摇篮,全球首个生医加速器 Indiebio

2020-06-24
阅读指数:559
台湾新创团队的摇篮,全球首个生医加速器 Indiebio

旧金山市区,邻近市场街的巷子里,一栋毫不起眼的大楼却蕴含生物科技创新的爆炸性可能,从人工犀牛角、人造虾、酵母菌製造的人工皮肤等,这是 IndieBio,世界第一个生物医学加速器,提供生技新创公司指导、实验场地和种子资金。

IndieBio 成立于 2014 年,由知名投资机构 SOS Venture(SOSV)所支持。SOSV 是一个具有 2.5 亿美元、全球性规模的创业加速器,旗下最为台湾所知的,是位于深圳的硬体加速器 HAX,辉煌成果包含培育的新创团队生存率高达 97.5%,四十多个专案成功众筹,其中 5 个募资超过 100 万美元。

SOSV 延续「主题加速器」的模式,在美国旧金山及爱尔兰柯克(Cork),设立 Indiebio──专注「功能性食品」和「生物医学领域」的种子加速器,每年接受两次申请,分别是春季及夏季,培训为期 3 个月,提供完善的合作伙伴网络,比如法律谘询、人力资源、市场营销、会计财务方面的支持,而入选团队也能获得总计 25 万美元资助,包含 5 万现金及 5 万美元实验费用,以交换 8% 的股权,另支付 15 万美元可转换短期债券(Convertible Note,等同提前购买团队下一轮融资后的股份,但享有 20% 的折扣)。

加速器的概念自 2005 年硅谷创业教父 Paul Graham 创办 Y Combinator(简称 YC),及 2007 年 TechStars 成立后,这种「快速辅导新创团队做出受市场欢迎的产品或服务,藉由 Demo day 和资本市场媒合」的模式,席捲了全世界,至今全球约有三千多间加速器,也促使新型创业生态圈的形成。

这归因于加速器共荣的模式。它招揽团队进驻后,以较少资金来换取股份,因此当创业公司经由培育而发展壮大时,加速器的投资回报也随之丰厚。

以 YC 为例,他最着名的就是培育出独角兽公司──Dropbox、Airbnb,名利双收的同时也建立起「品牌效应」,获得的资源跟关注更多,易吸引优秀团队进驻,而每季的 Demo Day 也成了新创圈的大事,世人皆引颈企盼令人惊豔的产品,当中不乏指标性的投资者,因此资金较容易取得、生存率也高,那幺一旦团队将来 IPO 或者被购併时,早期投资者(无论是加速器,或者种子轮创投)都能获得不错的回报。

这种层层互利的网路模式兴起,加速了创业生态圈和聚落的形成,也形塑城市文化和创新氛围,因此有人形容顶尖加速器像是「常春藤名校」,无论是筛选机率、校友网络、业师、资金、对地域的影响都很相似。

然而,当加速器愈来愈多,资源(尤其是业师网路)被稀释了,因此近几年趋向专业分化,比如能源科技类 Cleantechopen、金融科技 FinTech Innovation Lab,都是选定一个题材,从业师、课程安排、人脉网络、特殊设备需求等做垂直整合资源,让新创团队得到最切实的帮助。

培训种类包罗万象

IndieBio 顺应这股潮流,强化了几项特质:首先是业师阵容,招募包含个人基因组学和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联合创始人 Brian Naughton,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人类基因组计划负责人 George Church,提供分析和实验技术平台服务「ScienceExchange」首席执行长 Elizabeth Iorns,其他像是分子生物、药物、生物经济学、设计学等经验丰富的导师提供谘询。此外,IndieBio 特聘生物骇客运动先驱,同时也是湾区 3 间生物科技孵化器的创始人──Ryan Bethencourt 担任专案执行长。

而生物科技强调实验验证,因此 IndieBio 提供的不仅是工作场地,还包含配备分子生物学、微生物学和化学等实验设备的实验室,必要时,还能向外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实验室连结。

此外,IndieBio 还和实验外包服务公司 Transcriptic 合作,提供培训团队等值于 6 万美元的服务。Transcriptic 是云端服务的生物实验室,提供快速且低成本的产品测试路径,它配备完整软、硬体,顾客只要远端设定,就能由机器人和虚拟化技术来进行生物医药实验跟纪录,因此对于新创团队而言,不须购买昂贵设备,也省去近 70% 从事基础实验的时间,更专注在重要的研究设计。

当然,不免有人将 IndieBio 和 Y Combinator 做比较。的确,世界顶尖加速器 YC,自 2013 年以来开放更多生物科技新创的计画(上述 Transcriptic 即为毕业校友)。YC 挟盛名优势,有广大业师、校友网络资产,加上强调「互助」的文化,在创业圈里形成庞大的力量,而且经营已久,结业团队的成败大多已定,YC 在培训成效上,确有可估量的纪录让人信服。反观成立不到 3 年的 IndieBio,结业团队多在早期阶段,前途未知。

针对这样的比较,IndieBio 的专案执行长兼投资合伙人──Ryan Bethencourt 并不担心,毕竟他们提供几近 YC 两倍的资金,就是希望补足早期资金缺口,让新创公司度过前期的「死亡幽谷」(Valley of Death)。他们还附加完善的实验室、办公空间,他相信这些资源足以吸引优秀的生技创业团队进驻。

两年多来,IndieBio 培育了 42 间很炫的公司。像是人造食物类──New Wave Foods 研发人工海鲜,第一个产品是人造虾,它藉由虾摄取的食物──藻类中提炼出蛋白质,将它打碎混和接近虾的口感和营养成分。根据曾在产品发表会上试吃的记者表示,新产品的口感、味道和真正虾子相距不远,即使尚未商品化,人工虾已得到 Google 餐厅订单。而 New Wave Foods 后续计划研发鱼翅、扇贝和鲔鱼,希望以人造食物来提供更健康无污染的食物。

台湾新创团队的摇篮,全球首个生医加速器 Indiebio

其他功能性食品还包含人工蛋白公司 Clara Foods,它是 IndieBio 第一家成功融资的新创公司,募得 175 万美元。公司理念是不以动物为蛋白质来源,因此避免沙门氏桿菌和禽流感的侵袭,同时也减少土地和用水量。

生技医药类则呈更多样性发展,比如基因合成 Genesis DNA、仿生肾脏 Qidni Labs、神经影像解析软体 Truust Neuroimaging、促使伤口癒合的工程细菌绷带 Bioloom 等。

值得一提的是,2015 年台湾团队 Nerd Skincare 也加入培训。Nerd Skincare 原通过「台湾创新创业中心(Taiwan Innovation Entrepreneurship Center,TIEC)」驻硅谷团队的选拔,后经由推荐申请进入 IndieBio 加速器,并获得当梯次最高 100 万美元投资 。

团队主要是将生物工程、奈米科学应用在美容上。以往治疗青春痘的方式会採用水杨酸、过氧化苯,破坏整个皮肤微生物生态来达到治疗目的,但常造成过度刺激。而 Nerd Skincare 会先採样顾客皮层,定位出个人细菌及微生物的特有组成而客製化产品,藉由滋长好菌、抑止坏菌的方式来治疗痤疮,且经由实验证明,疗效较其他产品快了 3 倍。

即使发展时程短暂,但 Nerd Skincare 已经在市场上建立起 Traction(意指受消费者欢迎的牵引力,是评估发展的重要参考),交出漂亮的成绩单,同时也让 IndieBio 对台湾生技研发能力刮目相看,据悉, 2016 年度已有多组台湾团队入选培训,整体素质深获好评。

为新创团队争取更高存活率

IndieBio 称得上先驱,毕竟在风险投资领域里,长久以来科技(尤其是软体)攫取最大的资源跟关注,现今能足以与之抗衡的,就是生物医疗类。的确,根据全球资本市场调查公司 VentureSource 统计,2015 年美国生技类(Biotech)风险投资高达 89.5 亿美元,较 2014 年第四季成长的 25%,为近十年来的新高。

而现今生技环境已不再侷限传统药物研发或大型医材,存在更多想像如机器人、人工智慧、云端数据、脑机介面、基因编程、仿生器官……这可以从 Google Ventures、Founders Fund 和 Peter Theil 的 Breakout Labs 这些指标性机构投资的资金跟选项看出端倪。

然而,生技、医药及医材领域毕竟和其他新创事业本质上有些不同,法规更严谨、人体验证程序缜密,相对投资金额、时程拉得更遥不可及,因此进入门槛高、考量跟布局须更缜密,新创团队几乎是不可能有资源足以支撑,而创投也往往因为风险过高而驻足不前,造就如今大厂雄霸市场、新创公司不是被购併就是死亡。

针对生物科技的爆炸性发展,Indiebio 专案执行长 Ryan Bethencourt 在 2016 先锋节(Pioneers Festival)阐述了愿景:

当然,生医创业仍存在较高的难度跟限制,尤其新药或治疗仪器都必须以最高标準加以审核,但 IndieBio、YC 和其他创投所关注的,是更创新、多元的医疗辅助科技(比如体内药物递送机器人),并非根本的医疗技术(如新药物)。最重要的是,它们将改变资本生态链,藉由种子加速器提供资源,迴避以往必须依附大厂才能发展的困境,也为新创团队争取更高的存活率,激发更丰富而多样的创新可能。

注:本文特别感谢台湾创新创业中心执行长王南雷博士协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