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懂生活 >延安日记(84) >

延安日记(84)

2020-07-08
阅读指数:193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84)

1945年5月11日

大会上又一个发言者是古大存。

古大存是中国红军的组织者之一。他在游击队里度过了大半生。

下一个发言的是李富春。

为了使「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成为「标準尺度」,经过了多少年的剧烈的党内斗争啊!

中共中央主席并不把王明看作党内同志,而把他看成是一个威胁到他毛泽东的名望的深孚众望的领袖。这虽不是迫害王明的主要理由,但至少是理由之一。

1945年5月13日

代表们就抗日战争问题的讨论,以及对国际形势的分析到此结束。

参加讨论的,有所谓「小资产阶级反对派」的代表,包括洛甫、聂荣臻、杨尚昆、陈云、陆定一、刘伯承、博古。

他们承认了错误,归结起来是:对马列主义作了教条式的理解,在实际工作中脱离了群众、低估了毛泽东。

在莫斯科学习过的洛甫、杨尚昆等,在发言中批评了苏联教育中国同志所採取的错误办法。他们都承认受了「教条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经验主义」之害,承认他们有小资产阶级的特点。

所有的发言者对苏联都表现出两面派态度。

几乎人人都为中国共产党的强大盟友苏联而观呼。

同时,所有的发言者又这样那样表现出反苏情绪。供认犯「教条主义」、「经验主义」以及其他错误的自我鞭挞,其矛头实际上是针对苏共的思想準则的。同时,这也等于是抛弃这些準则,肯定中共的新哲学(「毛泽东同志的学说」)。

这种两重性首先反映了中共中央主席对苏联的态度:一方面倚仗苏联的实力来捞取治资本;另一方面又谴责和压制「教条主义」(这个名称是用来掩盖反苏作法的)。

毛泽东喜欢听奉承话,这在当前的大会上从他对代表们的发言的反应中看得特别清楚。

每个发言者都一定要对中共中央主席歌颂一番。多年进行整风,死记硬背各种文件(「二十二个文件」之类),无休止地反覆念诵那些作为马克思主义教育内容而端出来的老生常谈,「反覆灌输无产阶级精神」——每个人的发言中都有这些内容。

发言的许多内容是可以不讲的。已经是一清二楚的东西,为什幺要再三重複呢?可是,人人还都是要把「洗脑筋」过程中硬塞到他们脑子里去的思想,认真地複述一遍。发言者千篇一律,不只讚颂毛泽东的报告,而且讚颂他说过的其他的话。来自毛的一切,都是「令人钦佩的」,「深刻的」,「意义重大的」,等等。毛主席一边听,一边在他的座位上讚许地朝发言者微笑着。

发言者动辄引用「毛主席」着作中的论点,不是为了支持某个论点或真个结论,而是为了向大家,特别是向中共领导人,表露他们感受到的「整风的极大幸福」。

毛泽东搞了多年的党内斗争和残酷的清洗,通过在政治上耍手腕,才有把握把代表大会开成他所希望的那样,才终于召开了这次大会。

1945年5月14日

刘少奇作了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

3点15分,刘少奇拿着厚厚的一叠纸(他的报告),登上讲台。

刘少奇在报告的序言里说:「从现在起,中国共产党应该被看成是个新的党。中国共产党是新型的党!」

刘少奇报告的序言部分,有对毛泽东的报告的评论。

刘少奇说,毛泽东在他的报告里,对国际形势作了深刻分析。毛泽东同志对党内情况和党的任务作了总结。

「二十四年的斗争经验,证明我们党逐步发展的组织形式是富有生命力的。我们的任务是根据我们时代的客观情况,保持、加深和补充这些形式。我们的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

「这次修改要影响到:1、组织形式,2、工作方法和形式,3、党内生活形式。组织形式的变化,是根据形势、情况和任务的变化而作出的。儘管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党的组织形式从六大以来还没有改变。」

明天,刘少奇要继续作报告。

毛泽东对大部分的问题(即便是最不关紧要的问题)都亲自作决定。政治局只是通过他的建议而已。

按照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的说法,毛泽东时而兴奋,时而抑郁,这种神经性病癥的起因不只是由于工作过度和有血管神经病,而且还因为有家庭纠纷。

1945年5月15日

莫斯科接连广播苏联新闻处的报导。今天的报导说,「各条战线移交德国战俘的工作已经完成。」这像是最后的战时报导了。

刘少奇继续在大会上作报告。

我还在想他的关于中共是个新型的党的说法。到底是什幺类型的呢?

党的改造过程是否已经达到这样一步,以至于中共领导认为这一过程已经完成了呢?

不管怎样,党内(仅次于毛泽东的)主要理论家,明确说明了中共领导对党内发生的思想意识变化过程的看法。考虑到大会之前发生的事情,这种说明显得非常重要。

看来,刘少奇总结了1935-1945年党内斗争的成绩。中共成为「新型的党」,正是这一斗争的结果。

延安有三十二个美国观察员。

每天,美国飞机穿梭来往于重庆、重都与延安之间,为特区也为美国驻在这里的人员运来药品,採油设备(延安和延长等地附近有油田)。

飞机还运来了功率强大的无线电设备,準备扎扎实实地建设自己的气象站和建立一个大的新闻中心。

美国人利用了中共领导想获得更多的物资援助这件事,忙于同当地居民、军事人员和党的工作者进行接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