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的 >延安日记(86) >

延安日记(86)

2020-07-08
阅读指数:921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86)

1945年5月20日

蒋介石、国防部长陈诚、参谋总长何应钦,在重庆召开的国民党代表大会上讲了话。

美国人对特区的自然资源,特别是石油,颇感兴趣。很多美国地质学家在估计延安和延川地区的石油蕴藏量。他们的兴趣似乎纯粹是商业性的,事务性的。

特区几乎拥有中国石油资源的百分之五十,煤的百分之三十。

我对大会的感情很矛盾。很多代表是军人,是长期从事地下革命工作的老党员。他们参加过艰苦的战斗。这是党的精华、希望和前途。但是,他们也受了整风的影响。

人人都认为,对特区有利的事,才是国际主义。对他们来说,国际主义就是其他人(自然包括苏联)同意给中共提供援助。这是代表们的普遍心情。

但是,这儿的人不只是受到整风的影响。他们多年生活在山区,缺乏马克思主义的文献,除了由中共中央主席控制的消息来源外,别无来源,而当地人民的生活方式是半封建性质的,物资又极为匮乏。这些都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去不掉的痕迹。

马克思主义的词句,常常只是用来作为伪装的。一篇讲话中间,引马克思主义学说创始人的着作引得越多,提他们的名字提得越多,那幺这样的讲话儘管内容空洞,也都越被看重。

毛泽东并不是个蹩脚的心理学家。他所维护的原则中,充满了据他说是中国的和爱国主义的东西。那幺,这一个爱国者谈得上什幺变节行为呢?

英国人镇压希腊抵抗运动的民主力量,使中共领导人提心弔胆。武装干涉是原来没有想到的极其危险的新敌人。

因此,中共领导人把最美好的希望,寄托在我国的支持和直接援助上面。毛泽东正力图向我表示他对苏联的友好感情。他说,中共同得到美国武力支持的国民党即将发生武装冲突,只有苏联才能帮助中共。他在这次讲话中,第一次对苏联对中共的作用,对苏联对公正解决远东问题的作用,多少有了点正确评价。

1945年5月22日(1)

国民党的代表大会昨天在重庆闭幕。蒋介石拒绝了同中共结盟的意见,他认为中共不承认中央政府的权威,不履行它所承担的义务。

今天第一个发言的是林彪。

林彪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长征。他指挥一个军团,然后任115步师师长。1926年入党。他在遵义积极支持毛泽东,起了显着作用。他从1939年到1941年在莫斯科学习。他的妻子曾一度遭受康生的迫害。他痛恨情报局头子。

我与林彪年纪几乎不相上下。昨天他送给我一张照片,上面写着:「送给孙平同志。这是我负伤后不久的照片。」

下面是他发言的概要:

「我将就毛泽东同志的报告发言,谈谈马克思主义及其运用于中国的具体实际的问题。

「关于群众工作。

「毛泽东同志和刘少奇同志已就这个问题简明地发表了他们的看法。这个问题对党极关重要,对军队尤其重要。群众工作是党的一切工作的基础。我党活动的基本特点之一是武装斗争。

「由于掌握了军队,我们才能在过去抗击蒋介石的时候胜利地坚持下来;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才能保持军力,并从而增强我们的战斗力。其他的党没有这种情况。

「我军有最优良的传统。我们的战术比国民党和日本人的战术优越。

「教条主义给我们造成了很大损失。如果没有教条主义,我们的发展就会顺利得多,成就就会大得多。

「我们经常不是按照计划作战的。在有的情况下,我们没有能使群众或地方势力支持我们。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受到军阀主义思想影响,军阀主义思想之所以能够产生,是因为我们群众工作薄弱的缘故。

「我们的干部是从我们的队伍中而不是从群众中选拔的。

「我们对现代战争懂得不够,这是我们的严重弱点。

「同人民的联繫不紧密,可能严重损害我军的威力。

「我们必须很好使用我军的经验丰富的军官。

「分析所有这些缺点(同人民联繫不紧密,对军官的重要性估计不足,对现代战争了解不够)之后,我们可以说,所有这些缺点都产生于我国的半封建制度,半封建的世界观,半封建的传统。

「产生这些缺点的原因,大部分可归之于党和军队领导中小资产阶级出身的人比例过高。

「我们必须要有军队,而且也有了一支军队,可是我们的群众工作却因此而大大削弱了。中共群众工作之所以薄弱,就因为我们有了一支武装部队的缘故。有了武装部队,党就一直没有去开展积极而生动的群众工作。我们过分依靠武装部队而忽视群众工作,特别是城市工作。

「我们必须效法苏联,苏联的军队、党和人民是一个不可分的整体。就是这种团结使苏联能够打败纳粹德国。

「我们必须依靠农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运动纯粹是农民运动。

「我们怎幺发动人民呢?就靠改善他们的生活!这并不排除党还必须进行所有其他的形式的组织工作。」

1945年5月22日(2)

刘澜波代表东北的代表团发言。

他说:「我们代表团代表东北人民来参加大会。我们离开家乡已有十年了。」

刘澜波分析了东北的经济形势,并列举令人信服的数字来加以说明。他说,头几批东北共产党员已经回东北参加当地的地下活动了。

对林彪讲话的简单分析:

林彪实际上承认了中共多年来一直是「作茧自缚」。它同外界联繫很有限。

他担心地谈到了军队和人民之间联繫薄弱。

他提醒大会注意:中共在军事化,成了个军事化的组织,党面临完全军事化的危险。

他批评了「教条主义者」及其领导人。

林彪是中国红军最有才能的司令员之一。他提醒党注意,党有蜕化成军事组织的危险。他还指出,同人民联繫不够是危险的。

林彪的讲话,是大会上所作的最清醒的讲话之一,儘管他也对毛泽东顶礼膜拜。

1945年5月23日

今天第一个发言的是张鼎丞。

他是个职业官员。1934年,他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在新四军中指挥一个师。

张鼎丞谈了整风和党的教育,落后的半封建思想意识对党员群众的影响,要用整风方法来克服这种思想意识。

他对中国红军的发展简单地作了历史的回顾。

第二个发言的是联防军政治部副主任傅锺。

他是1921年入党的党员。1925年中共第四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是个资格比较老的军队政治工作人员。

傅锺批评了张国焘领导下的军队的一次战役。

傅锺讲话的主题,是分析同人民的团结问题。他谈到了党的团结的重要性,和「毛泽东思想」的无比正确。

傅锺指出,山头主义是个主要缺点,这指的是中共各根据地生活中的分散因素。山头主义是个主要缺点,这指的是中共各根据地生活中的分散因素。山头主义妨碍团结,由此产生工作上互不联繫,和形形色色的分散主义(宗派主义,地方主义倾向)。

他谈到山头主义时说:「打个比方说,我们各根据地就像一座座大山,互不相连。可是甚至这样的山上,还有自己的小山头。」

叶剑英讲话概要:

叶剑英在发言的第一部分中,分析了德国战败后的西欧形势:苏联成了欧洲的第一强国。斯拉夫各民族团结在苏联的周围。现在苏联在欧洲起着主要作用;各小国都同它联繫起来了。

然后叶剑英大谈起苏联的实力和威望,以及苏联共产党的领导作用来了。

他强调指出,这次世界大战把英国削弱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