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的 >延安日记(89) >

延安日记(89)

2020-07-08
阅读指数:866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89)

1945年5月31日

斯退丁纽斯通过广播宣布,苏联从来没有在什幺地方与美国进行过经济竞争;苏美从来没有进行过争夺市场和原料的斗争;苏美从没进行过争夺市场和原料的斗争;苏美的制度在社会经济方面基本不同,但从来影响互惠的贸易关係,这似乎是很矛盾的。

外国报纸大谈希特勒的将军们不受审判的问题。可是,德国将军并不只是「技术专家」。他们是德国整个军事法西斯制度的支柱。他们不仅仅是元首意志的顺从的执行者。这些将军率领的陆军,具有职业杀人犯的思想意识。这些将领应该作为战犯受审。正是根据他们的命令,德军从地面上消灭了许多城市,屠杀了大批平民。

蒋介石不兼行政院院长了。这一职务将由宋子文继任。

宋子文,中国的金融寡头,出身于中国豪富宋氏家族。他是中国银行董事长和行长。1894年生于上海。1915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是与美国有密切关係的最重要的金融家之一。

毛泽东在大会上致了闭幕词。

在涉及一般问题部分,毛泽东谈到了加紧广泛动员群众的问题。蒋介石对动员和组织群众,加强军队和扩充「我们的地区」,都会进行干涉。

现在是甩膀子乾的时候了。但这并不是说要搞冒险主义。怎幺甩开膀子干呢?应该在对自己有利时进行打击。这就是他讲话的意思。

毛泽东然后谈到第二国际的错误。错误归结起来,是第二国际没有遵循第一国际的路线,它不「甩开膀子干」(指不组织群众)。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和第三国际的做法就不一样。他们「甩开膀子」动员群众。因此,俄国布尔什维克推翻了沙皇,打败了资本家。

朱德和刘少奇热情地描绘了这一过程。

之后,毛泽东详细地谈了国际形势、旧金山会议、国内形势和某些思想和政治问题。

1945年6月1日

朱德的军事报告,实际上是中共中央主席所作的政治报告的翻版。刘少奇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也同样是旧调重弹。他们两人的报告都重複了毛泽东的观点。

关于选举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的问题,还是没有定下来。

大会最重大的事情,就是毛泽东所作的政治报告。它有几个不同的版本。

第一种版本,就是中共中央主席4月24日在大会上发表的《论联合政府》。这个报告按事物的本来面目谈论问题。毛态度明朗,坦率地提出他的看法和评论各项大事。他还分析了党的工作的缺点。

第二种版本,只限在党员中传阅。它与大会上的讲话基本上没什幺不同,但措词温和得多。根本没提蒋介石。关于党的工作的缺点只是一笔带过,说得十分笼统。

第三种,是为公众準备的正式版本。与前两份比较,这份报告措词甚至更加温和。所有问题都被敷衍搪塞过去。

没有提到中央政府首脑。

延安报刊上已发表了政治报告的最后一种版本。

毛泽东、朱德和刘少奇三个报告是主要的报告。这三份报告要讨论,併为将要作出的主要决议提供依据。

主席绷着脸,面色苍白,眼圈红肿。

江青向安德烈·雅可夫列维奇诉苦说,她的丈夫夜里不睡觉,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奥尔洛夫对我说:「他的失眠和其他一些癥状,是由植物神经失调引起的。但他身体很好,那只是一种机能性的失调而已。」

美国租借物资,无疑是有助于苏联反希特勒德国的斗争的。可是那些物资并不像一些外国记者宣扬的那样,是取得胜利的主要因素。在战争的危急年代,苏联实际上是单独地抵抗和击溃了德军主力,并没有从别的国家得到什幺实际性的援助。可以说,租借法案对战争持续的时间是有影响的,多少使战争的过程缩短了一些。可是,法西斯德国的命运,是由红军的斗争决定的。

1945年6月2日

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的主要结果是:

1、总结了党内斗争的成果;2、提出了对国民党的政策;3、促进了对全军的动员以打败日本;4、通过了扩大所属各地区和各根据地的政策,以及加强军队的政策;5、对把中共活动中心由乡村转移到城市,作出了部署;6、提出了由游击战术改为运动战术的必要性;7、要党提防美帝国主义用武力消灭中共的可能性;8、表明了对苏联的态度——苏联是中共惟一的朋友和同盟者。

代表大会最重要的收穫,是总结了党内斗争的成果。在大会上没有人就此问题发言。一切都已经在全会上得到解决,康生在全会上那个又流眼泪,又骂自己的发言,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大会解决了最重要的问题——它承认了中共中央主席在党内採取的路线是正确的。这次大会与全会的开法稍有不同。这一次他们只是作检讨,并进一步肯定毛泽东的观点是绝对正确的。对党务以及解放区的文化、经济发展情况,没作分析。大部份发言都只是一种肤浅的回顾。至于从六大至七大这段时间内,党内发生的错误斗争的问题,则只字未提。有的,只是检讨发言。

主席在有关「现实的马克思主义」及「新民主主义」的见解中表现出来的政治路线,现在已全面告捷。

毛泽东——「中国革命的旗帜」,「公认的领袖」!所有的发言,甚至在大会第一天所作的几篇开场白,也都是以讚扬中共中央主席开头的。

反对派已被彻底打败。它的领导人已公开承认了错误,承认得多少有点说服力。

毛泽东对王稼祥写的书面检讨,特别感到满意。

中共中央主席有理由认为,已经打下了团结的牢固基础。所有问题上,在党的各级组织中,反对派实际上都已被击败。

大会要求对每一个共产党员持续不断地灌输「毛泽东的思想」。

然而,毛泽东说,要达到完全的团结,还差得远。现在,党的团结还是相对的。他告诫党说,要达到完全的团结,还需要长期的斗争。

中共中央主席说,每个部队,每个苏区,(即使是组织得很好的大苏区),都表现得像是一个独立的单位。每个人都各行其是。看起来是一个有机体,但大家谋求自己单位的发展,感觉不出中央的领导作用。

毛泽东说,要达到党的完全团结,斗争还在前头。

江青经常来看我,总是带着警卫。几个战士留在外面。但有一个,断然进入屋内。在他后面,跟着苗条、娇弱、面带笑容的江青。

江青不谈政治。她活泼,愉快。只有当她诉说她丈夫工作过于繁忙的时候,才看出担心的样子。

这种谈话方式奇特,警卫肃立在门口(江青经常不叫他出去)。院子里站着几个黑黝黝、雄纠纠的、身佩毛瑟枪的士兵。几匹瘦小的马,在阳光下直流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