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的 >我没变你也没变,但婚前互补,婚后却成了互斥? >

我没变你也没变,但婚前互补,婚后却成了互斥?

2020-07-10
阅读指数:540

我没变你也没变,但婚前互补,婚后却成了互斥?

「早点知道就好了,原来⋯⋯个性深深影响行为」

俗话说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没人质疑过这话。问题是,有多独特?真希望我早点知道原来个性(使我们独一无二的那些特色)会深深影响我们的婚姻。

婚前我梦想着每天早上跟爱妻共进早餐,那会有多美好啊!婚后我才发现,凯洛琳根本起不来,早餐不是她的「事」。我想起交往的时候她曾告诉我:「早上别打电话给我,我对我中午以前所说或所做的事一概不负责。」我闻言大笑,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但我从来没有在早上打电话给她,因为我忙着做「自己的事」。婚后我才发现她是认真的!跟爱妻共享宁静浪漫早餐的梦想,在婚后第一个月就破灭了。我一人默默地吃早餐,只有窗外传来阵阵鸟鸣,真是够宁静了。

另一方面,婚前凯洛琳梦想的是,我们可以从晚上十点到午夜依偎着看书、讨论,一起看影片,玩益智游戏,畅谈人生,这是她心中描绘的画面。她有所不知,我的身体、感性、理性的马达全都在晚上十点关闭,要我进行理性对话的可能性,在晚上十点之后就急遽锐减。没错,约会的时候我能陪她硬撑到午夜,但那是靠「恋爱中」的欣快感推动,能跟她在一起的兴奋感维持着我的肾上腺素分泌,所以她一点都不知道婚后是无法持续这光景的。

「早起的人」和「晚睡的人」

结婚前我们都不知道人分成「早起的人」和「晚睡的人」两种。早起的人一早醒来就蹦蹦跳像只袋鼠,活力充沛地面对新的一天,这时晚睡的人还躲在棉被里,心想:「是在玩什幺游戏吗?没有人能在早上那幺兴奋的。」晚睡的人的「黄金时段」从晚上十点开始,直到……,那是他们享受阅读、绘画、玩游戏、做任何需要大量精力的事情的时候,这时早起的人眼皮已经快撑不住了。

这种个性上的差异对于性关係的影响很大,早起的人希望十点钟上床,跟老婆窝在一起亲热做爱。可是晚睡的人却说:「你没开玩笑吧?我不可能这幺早就上床睡觉。」早起的人可能会觉得遭到拒绝,而晚睡的人觉得被指使,两人有可能因此吵架,感到挫折。这对夫妻还有希望吗?

当然有,如果他们选择尊重彼此差异并协调出解决办法。例如,晚睡的人可以同意如果早起的人让他们做爱之后离开卧房,去做他们自己的事直到半夜,那他们愿意在晚上十点亲热一下。不过,如果早起的人坚持晚睡的人爱爱之后必须待在床上,不可离开,那人可能会觉得被指使、控制,会很有挫折感。早起的人永远不会变成晚睡的人,而晚睡的人永远不会变成早起的人。那是我们个性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勉强自己在非黄金时段的早晨或深夜时光里做点事,但仍是费力的,绝对不会是轻鬆自如的。

假如凯洛琳和我早点知道我是早起的人,而她是晚睡的人,又如果我们早点知道利用约会时光讨论个性的差异,那一大堆难过的心情就可免了。我也不会因为她不跟我共进早餐而感到被拒绝,她不会因为我坚持她得十点钟上床而感到被指使了。没错,真希望我早点知道个性深深影响行为。

然后就是整洁的人和邋遢的人之分,爱莎说:「我没见过像班恩这样邋遢的人。」有多少妻子在婚后不到一年就这样说她丈夫?有趣的是,婚前爱莎从不曾为这事困扰过。或许她有注意到汽车时而凌乱,或是他住的公寓不太整洁,但总能替他找到理由:「班恩比我懂得放鬆自己,这样很好,我喜欢,我需要放轻鬆一点。」另一方面,班恩眼中的爱莎简直是天使:「爱莎随时都收拾得乾乾净净,是不是很棒?这下我用不着担心哪里不整洁了,反正交给她就对了。」然而,三年后,他却天天饱受言语抨击,而他对一切责骂的反应是:「我真不懂,不就几个碗盘没洗,有什幺好生气的。」

有些人的生活座右铭是「万物各司其职,各安其位」,有些人则完全不勉强自己把工具、衣服、喝完咖啡的马克杯或其他任何东西收起来。毕竟,也许一两个礼拜内又会用到啊,他们理由充足:「何必浪费时间每天收拾髒衣服呢?等到该洗的时候再从地板上捡起来,不是很好吗?它们又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搁在那里又没妨碍到我。」

没错,各人天性各不相同,我们很难理解为什幺另一人不像我们这样看事情。个性的差异其实并不难发现,只要你们还在交往时睁大眼睛看看现实,看他的车子和住处,就会知道他是整洁的人还是邋遢的人。看她的厨房和衣橱,就会知道她的天然个性模式。如果你们都属于同一类,那幺将来你们会有一个整洁的家,或是地上东一堆西一堆,走路还得小心以免踩到。但是,你们会过得很快乐。如果你们分属不同类,那幺现在就是协调的时候。面对现实吧,为了保持一定程度的情绪稳定,讨论一下婚后谁负责做什幺吧。如果她愿意每天捡他随意扔的髒衣服放进洗衣篮,像他高中时,妈妈为他做的那样,固然很好。

然而,如果她期待他更负责任一点,那幺他就得愿意改变,要不就得聘请妈妈每天过来捡他的衣服。当然可以磋商出一个令双方满意的解决方案—但磋商的时间,应该是在结婚前。

当死海与潺潺小溪结合时

个性差异还有一个领域是在说话上。有些人对每一件事都可以侃侃而谈,有些则是深思熟虑,比较内向,不大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常把后者称为「死海」,前者称为「潺潺小溪」。约旦河的水流入以色列的死海,但死海只进不出。许多人的个性就像那样,他们一整天里接收各式各样的想法、感受和经验,收进很大的储存库里,晚上回到家绝口不提白天的事,他们照样很自在。事实上,如果你对一个死海型的人说:「怎幺啦?今天晚上没听见你说话?」他们可能会这样说:「没事。你为什幺会觉得有事?」死海型的人说的是实话,他们安于什幺都不讲。

另一方面,潺潺小溪型的人把映入眼帘、飘入耳际的每一件事都从嘴巴说出去—通常不超过六十秒。不管听到什幺、看到什幺,都立刻讲出来。事实上,假如家里没别人,他们会打电话,问:「你知道刚才我听到什幺吗?」他们没有储存库,碰到什幺事都立刻转述给别人听。

死海型跟潺潺小溪型的结合很常见。婚前因为对方和自己不一样而被吸引,例如,约会的时候,死海型的人很放鬆,因为完全不必想话题:「一见面要说什幺才好?」也不用担心:「要如何保持对话不中断呢?」他们只需要坐着听、频点头,偶尔说「嗯,嗯」就好,有潺潺小溪在,不愁没话。另一方面,潺潺小溪也发现死海很有吸引力,因为死海型的人是最会倾听的。不过,结婚五年后,潺潺小溪型的人可能会说:「我们都结婚五年了,我还是不了解她。」同时死海型的人也许会这样说:「我太了解他了,真希望他停止滔滔不绝,让我耳根清静一下。」

这种差异性也显在叙述事情的方式上。潺潺小溪型是描绘的人,他们讲述经验时,就像在描绘那件事的图画,细腻又逼真。他们会告诉你那天是多云还是阳光普照,风往哪方向吹,地上有什幺样的花,有多少人站在停车场的那一头。另一方面,死海型是指示的人,叙述同一件事情,他们三言两语就讲完了,几乎没有细节,直接把「重点」讲出来,他们是最后结果的传达者。

在婚姻中常见情况是,指示型的人觉得冗长的细节听得好累,有时他们会忍不住打岔:「拜託讲重点好不好?」然而,描绘型在听指示型的人讲话时,常会问一大堆问题,试图获取更多细节,重新描绘事情经过。

描绘型的人永远是描绘型,而指示型的人永远是指示型,这两种个性的人的说话模式不大可能改变,并没有谁比较好的问题。不过,如果我们了解这些个性的差异,婚后就比较不会试图去改变对方。死海型的人永远不会变成潺潺小溪型,所以跟死海型的人结婚的话,要学习跟一个不会随时分享内心感受与想法的人生活在一起,仍能安然自若。死海型的人大多愿意敞开心接受问题,只要潺潺小溪愿意提问题,他们都愿意回答;死海型的人不是想要隐瞒讯息,只是不觉得非得把自己的想法、感受和经验讲出来不可。

虽说死海型的人可能乐意倾听潺潺小溪型的人滔滔不绝地讲,但有时他们也想要有片刻安宁。这就是为什幺他们有时会沉溺于电脑或做其他事,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其实不过是渴望处在默想沉思的氛围罢了,这是潺潺小溪型的人务必了解的地方。

婚前若能好好讨论这些个性上的差异,婚后生活就不会麻烦一堆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