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逸生活 >延安日记(91) >

延安日记(91)

2020-07-08
阅读指数:222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91)

1945年6月10日(1)

内阁首相、海军上将铃木贯太郎在国会表示,日本将不顾一切进行抵抗。如果战争蔓延到日本本土,日本将充分利用其一切有利的地理条件。

今天,在开始选举中央候补委员前,毛泽东在大会上讲了话。下面是他讲话的摘要:

「我们已经选出了党的中央委员,这很好。但是选中央候补委员也很重要。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会成为中央委员会的正式委员。我要求同志们认真注意今天的选举。

「有一个代表在写给主席团的信中说,大会应选举能保证执行我们大会路线的同志。这是绝对正确的。

「我要说的是什幺呢?为什幺要这样提出问题呢?

「1、因为候选人中,有些人不孚众望,还有些人过去有过缺点。即使这样,这些同志还是能够执行我们大会的路线的,或者能为实现大会的路线创造条件。

「我认为,这样一些人能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可是,我今天不能保证,他们有些人将来就不会落后。

「2、王稼祥同志没有当选为中央委员。他过去犯过错误。但他是一个有功劳的人,一个有才干的人。

「党中央四中全会的路线与党的路线(应理解为『毛的路线』)是不符的。但王稼祥支持党的军事路线,坚决予以贯彻。这就使胜利打退国民党军队的第一次、第二次和第三次围剿成为可能。

「另一个事实是:遵义会议是非常重要的。但如果没有王稼祥和洛甫的支持,会议就不会取得那样大的成功。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当时他们已经脱离错误路线。我们到达陕北后,王稼祥被派往共产国际。他从莫斯科回来后,对共产国际的路线作了正确的彙报。那时,我们党处境困难(他指的是与国际主义者的分歧)。共产国际的路线是赞成投降主义的路线。王稼祥是正确的。

「王稼祥同志是中央委员会关于扩大军队干部与地方干部的联繫等四个决议草案的起草人。这是值得大加称讚的。

「3、这次我们一定要选一位来自东北的同志,这对于我们的将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也要在东北发展党。」

在毛泽东讲话之后,就开始选举中央候补委员了。

1945年6月10日(2)

毛泽东在5月25日和6月10日的讲话,是多幺意味深长啊!

毛说:「从遵义会议开始到现在,经过了几个阶段,党已经不再有各种不同思想了。」

这应该这样来理解:中共党内所有与毛泽东的路线不符的观点和意见都已经被压下去了。结果,「党已经不再有各种不同思想」而表现为清一色,毛泽东的清一色。这就是遵义会议、反共产国际的斗争以及三年整风运动的成果。这就是按照毛的模式形成的党的团结!简直找不到比这更有说服力的证明了!

对王稼祥去莫斯科的目的所作的解释,我倒是第一次听到。原来他是毛的使者。这位党的新领袖在那时就委託他去收集关于共产国际「赞成投降主义活动」的材料了。当时,毛泽东居然就已在準备对共产国际及其在中共党内的支持者展开决定性的斗争了!遵义会议以来,毛泽东就一直在执行他自己的路线了。

这些讲话清楚地证明了毛的策略,这就是,分化反对派,并在他们昔日支持者的帮助下,压服持不同意见的人。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用这个办法。

毛现在怕的是,新中央委员所受的熏陶,达不到原先的25个中央委员那样的水平,他们「自己的想法」可能太多,也就是说,他们可能说出自己的意见,从而导致「翻车」。

这些短短的讲话,透露出多幺激烈的斗争啊!可是,毛只不过揭开了党内政治斗争帷幕的一角而已!

谈到过去时的短短几句插话,所揭露出来的,是一种什幺情景啊!斗争何等激烈!何等凶险!

我认为,毛过去在公开讲话中,从来没有这样坦率地表示过他的意见。但他现在可以这样做了,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是党的「十足的主人」。

1945年6月12日

毛泽东在大会上的讲话有下列几次:

1、4月23日,在开幕式上作《两个中国的命运》的报告。

2、4月24日,作《论联合政府》的报告(中共中央第七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

3、5月25日,作关于选举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讲话。

4、5月31日,作总结髮言。

5、6月10日,在选候补中央委员前的讲话。

6、6月11日,在大会闭幕前,作《愚公移山》的报告。

除此之外,毛泽东还经常在不同地区的代表会上讲话,并与刘少奇、周恩来和任弼时通宵达旦地开会。就在这以前不久,他还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第七次全体会议!工作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深刻的!确实,不能否认五十二岁的毛所具有的政治领导人的气质。

现在谈谈关于中共领导机构的选举问题。

有关的準备工作,在大会前早已做好了。大会的主要任务是防止产生偏激情绪,并把洛甫、王明、博古、王稼祥和凯丰拉进中共中央委员会。

到5月25日,情况就清楚了,这个目的并没达到。大多数代表赞成中央委员会人数要少一些。反对上面提到的那几个人。

这使毛泽东不得不在5月25日讲了一次话。他对于选举的原则、候选人的挑选以及那些犯过错误的同志的必要性,讲了两个小时。

为了说服大会,毛泽东甚至说,犯过错误的人更加可贵(!)因为他们想起所得到的惨痛教训,就不会再重複错误(就是说,他们现在已经经过锻炼了)。而那些没犯过错误的,却可能出于自信而容易犯错误。

在那次会上,毛泽东还建议把组成中央委员会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的人数暂时定下来。毛建议由70人左右组成中央委员会。大会对此当然表示同意。

候选人名单拟出来了,共94人。但杨尚昆、罗迈和孔原没在名单内,他们要进入中央委员会看来完全无望了。

毛讲这番话,看来是强调了选洛甫、王明、博古和王稼祥的必要性,他们都包括在候选人名单里了。列入名单的还有李立三,他现在在莫斯科。

由于发生了争论,原定在5月20日前后进行的选举,到6月9日至10日才举行。代表们要求,列入名单的每个人要有个小传,有些问题要作出解释,等等,等等。

因此,选举就具有清算的性质(应该记得,这些干部都是在整风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对洛甫、博古、王明等人的问题,又从头讨论一次。他们又在各小组会上受到恶毒的诽谤。

然后轮到贺龙(军阀作风和错误的工作作风),康生(审干问题),彭真(审干问题),彭德怀(军事错误和缺乏自我批评),高岗(伪造中国西北的历史并自我吹嘘),陈毅(对他的政委搞「阴谋」,并组织了一帮人来反对也和其他人)。

围绕着选举出现的政治斗争,使人对中共党内的形势,对毛泽东不厌其烦地谈到的中共团结的涵义,得到了一个概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