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润生活 >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 >

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

2020-06-09
阅读指数:392
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巴黎女神游乐厅于一九二○年代重建,由着名艺术家Maurice Picaud设计,当中以舞者Lila Nikolska为蓝本创作浮雕。(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一九二五年巴黎装饰工艺博览会入口,强调对称及垂直感。(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一战后女性地位提高,大量相应产品以轻巧、时尚、精美取胜,图为二十年代粉盒及唇膏盒。(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设计里约热内卢「基督像」的雕塑家Paul Landowski,获邀为孙中山陵墓创作纪念雕像,底座六幅浮雕线条优美,现仍可见于南京中山陵。(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明报製图)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刘亮国表示前深水埔公立医局展示装饰艺术风格的多变。(刘彤茵摄)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一楼有竹子装饰栏杆,映衬摩登锯齿线条。(刘彤茵摄)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学者指出皇都戏院的大型浮雕线条倾向装饰艺术风格,表达「蝉迷董卓」的故事。(资料图片)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Ways of Seeing:适应‧多变 装饰艺术 承载摩登

摩登,乃新旧世界握手共舞之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欧洲掀起装饰艺术(Art Deco),风格随贸易及殖民制度席捲中国上海至香港。无论建筑、家品、饰物、海报,均强调一股新潮流,同时不忘华美。它不似古典主义繁複,亦不如包浩斯完全实用。譬如,走在深水埗街上,一座旧公立医局正正承载摩登的意义。摩登的美在于适应,在于多变。

突破框架另类「雕花」

二十年代,留短烫髮的舞者Lila Nikolska裸身摆出优美姿态。她会化为巴黎女神游乐厅的浅浮雕塑图案,线条利落,代表最新奢华指标。二十世纪初工业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机器有利大量生产几何图案物件。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女性地位提高,她们更愿意外出、社交、吸烟、化妆,赶上更新更轻便的衣装。欧美兴起各式各样产品及娱乐,银行至戏院相继落成,衍生时髦风格。装饰艺术强调简化线条、数学几何、垂直、对称等元素。不是不雕花,而是不同以前地雕花,例如古典莲花图案变成三角形;玫瑰变螺旋形,还有匀称的喷水池、旭日、彩虹图案等等。摩登,反映科技、社会、风俗的进步。一九二五年,巴黎装饰工艺博览会举行,场面盛大,访客来自北美、南美、中国、日本、澳洲等,得以奠定装饰艺术名声及威力。

见证中西冲突交流

西方追求摩登之时,乃中国五四运动前后。装饰艺术可谓见证中西既猛烈冲突,同时交流的时代。于上述巴黎装饰工艺博览会,其实有个惊豔的「中国馆」。中国馆位于香榭丽舍大道的巴黎大皇宫二楼,由八座展亭及两个门厅组成,惊喜地出自中国建筑师刘既漂之手。刘既漂曾在巴黎法国美术学院修读装饰艺术,曾为其他博览会设计会场。他灵活融合不同元素,于中国馆採用花瓶、灯笼、盒子等,同时将龙凤化为简单平面及线条,成为佳话。刘既漂曾形容装饰艺术为「美术建筑」,他曾写及落后的中国不止应认识工程学及科学,人民都要学懂艺术。之后他回国为西湖首届国际博览会设计会场,后来在上海、杭州至香港开公司,可谓中国装饰艺术第一人。站在全球化紧密,风格推陈出新之当下,如此「中西合璧」的象徵及视觉彷彿老套难嚥。不过当时而言,这就是一种学习的过程,时间的足迹,艺术家尝试突破从前框架。

孙中山陵墓风格

值得一提,装饰艺术更与孙中山大有关连,影响到其陵墓。城大展览馆近日举行展览展出逾三百件展品,由起源地巴黎说起,了解首批中国法国交流的装饰艺术家。策展人之一、艺术史学家Emmanuel Bréon表示,孙中山尤其欣赏巴黎艺术发展,其长子孙科于上海居住的别墅「粉红屋」,正正为装饰艺术风格。可惜的是,孙中山未能亲眼目睹上述「中国馆」之诞生。就在盛会开幕前一个月,孙氏于南北统一路上不幸离世。随即,中国官员计划为他设计一座纪念陵墓,其长子更决定前往巴黎,挑选当地建筑师参与项目。最后他们邀请着名雕塑家Paul Landowski负责设计。Paul Landowski刻划了一尊高四米的孙中山坐像,底座以六幅描述生平的浅浮雕点缀,绝对是装饰艺术代表,这亦恰好反映中西文化塑造孙氏一生革命事业。

香港很少相关收藏

讲到华洋影响,心想香港应该大把装饰艺术吧。展品方面,城大展览馆总监范懿莎(Isabelle Frank)却摇头。她说因为今次展览,团队曾找香港艺术馆、香港文化博物馆、香港历史博物馆等官方机构,几乎没有相关收藏,只借到一系列具装饰艺术风格的商业海报。私人家具及饰品收藏亦非常难找。她笑笑说:「装饰艺术其实是很商业挂帅的潮流,资本社会不断有新东西,人们认为家具放放吓旧了便丢。香港都没有很多地方给他们储起东西。」至于建筑,幸而仍有仅些代表作留存。或者大家天天经过,却没留意它是装饰艺术风。场内设置一幅AR地图,展示香港至九龙重要的装饰艺术建筑,一目了然。

亲民建筑 混合中式元素

「装饰艺术是适应力非常非常高的一种风格。它可以去世界任何角落,将地道风貌加入去,变到好独特。」教大文化与创意艺术学系助理教授刘亮国说。连随跟刘亮国走一趟深水埗医局街,街如其名,近界限街位置坐落一间前深水埔(埗)公立医局,为二级历史建筑物。建筑物为两层高,前有六支壁柱装饰,柱顶部刻有简约迴旋纹。刘亮国笑说前深水埔公立医局是她本港心水的装饰艺术建筑。整体着重几何对称,然而它採用一定装饰,明显由新古典主义过渡而来。她说:「你看六条壁柱就会想起一些希腊的圆柱建筑,不过弄成『扁』了的状态,要番更多直线感觉。」

前深水埔公立医局乃一九三六年落成,由本地建筑公司周李建筑工程师事务所负责。刘亮国解释,其中建筑师周耀年家族地位显赫,包括曾任战前洁净局局绅及立法局非官守议员等职位的周埈年、富商周锡年等家人。政府不少项目交由周耀年处理,亦为华人社区的桥樑。她拿出另一座历史图片,乃位于湾仔修顿球场附近的贝夫人健康院(一九三五年),现已拆除。原来贝夫人健康院亦是出自周李之手,她解释:「当时城市卫生仍然意识好低,尸体可以随街丢弃。二十年代尾,东华医院有首个西医母婴健康院的诊所部门,可是开始运作首个月,只有三个新症,即是没人信你西医,把肚子给你验。到贝夫人健康院建好,好华美、庄严,官方机构是想跟市民说,我们不是一件儿戏的事,一座建筑物对成个社会改革很重要。」

竹子装饰 实用骑楼设计

贝夫人健康院倾向新古典主义风格,相隔一年落成的深水埔公立医局却有重要转变。刘亮国指着一楼说,建筑设计引用中式竹叶窗的原理,将栏杆变成竹子装饰。她认为整座建筑融入更多中式元素,继而变得「亲民」:「从正面看它好像西方装饰艺术建筑,中间有支如船的旗杆,外国好流行。但走过几步,便欣赏到其实它是广东常见的骑楼设计,你可以想像当年左右是排排唐楼,视觉上会很一致。」她表示政府二战前积极在各区成立医局,旨在供华人使用,周李因而将建筑变得更为贴近中国社会,可见心思。同时将装饰艺术建筑化为骑楼设计,其实乃实用做法。因为适应亚热带气候,通风非常重要。

成也战争 败也战争

「装饰艺术建筑可谓成也战争,败也战争。」刘亮国说。最近,网上平台「港式优雅」上载一张第三代汇丰银行总行(一九三五年)的照片,总行採用当时最流行的装饰艺术风格,垂直线条优美坚定,一名男子穿着浅色西装在前景远望。问时光不留人,战后赶着重建,世界各地至香港由政府带头实行务实主义,大量複製及重建社区。另一边厢,前瞻的建筑师抱拥另一波现代主义风潮。刘亮国表示,本港现存中环中国银行大厦、亚皆老街中华电力总办事处、太子道西花墟一列唐楼公寓等均具装饰艺术风格。不少装饰艺术更是偶尔出现在旧唐楼、旧建筑一角,有待大家发现。她表示,本港最多採用装饰艺术风格的是戏院,利舞台戏院、京华戏院等约十多间,然而很多已拆卸。身为国际保育组织Docomomo香港分会创办人之一,刘表示皇都戏院整个建筑结构较为现代,门前的大型浮雕却应该是装饰艺术风格。巴黎女神游乐厅有Lila Nikolska,香港皇都浮雕有「蝉迷董卓」,你说怎会不摩登?

「装饰艺术:当法国与中国交汇」日期:即日起至6月30日时间:上午10:00至下午7:00

地点:九龙塘达之路城大刘鸣炜学术楼18楼城大展览馆

门票:免费

查询

文 // 刘彤茵图 // 刘彤茵、受访者提供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