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润生活 >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 >

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

2020-06-09
阅读指数:761
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城门水塘--《一个没有少》Not One Less,杨学德(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城门水塘--《城门水塘主坝》At the main dam of Shing Mun Reservoir,黄进曦(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鹤嘴--《海角无灯用》Lights off at world's end,杨学德(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鹤嘴--《灯塔》The light house,黄进曦(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鹤嘴--《山友》The Great Mountaineers,杨学德(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卜公码头--《卜公码头》Blake Pier,黄进曦(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卜公码头--《大妈大海豹》Dama and the giant seal,杨学德(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南丫岛--《别回到浪裏》Stay,杨学德(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南丫岛--《南丫岛的一天》A day in Lamma Island,黄进曦(安全口画廊提供)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Ways of Seeing: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 城裏烽火蔓

在城门水塘山涧,五个穿校服学生吹苏沙号、拉风琴、打鼓奏乐,彼时天边泛起彩色云彩。杨学德为五个在反修例运动中牺牲的人绘画了一个美丽世界,「希望他们可以去到一个快乐些的地方,脱离了尘世的境地」。

同样是城门水塘,黄进曦用画笔为站在主坝眺望狮子山的青年旁边,添加了一个黑衣人,地上放有一顶头盔,「即使在一个好优美的环境,你都好像有种就快会消逝、要马上离开这裏去抗争的感觉,情绪好複杂」 。

两个画风迥异的本地艺术家,原想效法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和雷诺瓦同游青蛙塘写生,看二人如何各自演绎同一片风景。六月,反修例运动爆发,他们将画展延后。画中的城外风光因城中人事而不再依旧。

已经退到这裏 但都要行落去

看着天色从明转黑,访问在展览开放时间后进行,偌大的画廊只有我们三个,说话的回音在白墙间反弹迴荡。今次展出三十一幅画,黄进曦十五幅,杨学德十六幅,所有作品都是成双展出,唯独鹤嘴一隅,杨学德多绘了一张。「这幅本身没有想过要这样画的,原本没加入展览中。但是在六月中后那段时期决定要画,很自然地呼应当时的社会气氛,这幅都比较有些情绪。」画中,六人爬山,有老有嫩,远方山岭架设延绵水马,天空飘浮着不知孰云孰烟。两名青年相拥,膝盖包裹绷带。是在流血吗?「对呀,伤呀攰呀。我睇到係好难啰,睇到好多困难。不过都无路行了,后面就海,前面又无路行。已经退到这裏,但都要行落去啦。」在画中,山坡上的植物都被烧成灰烬。

另一幅同画鹤嘴,前路更迷濛,杨学德故意以灰调作画,在雾障之中,一个盲人牵着导盲犬遥望灯塔,究竟是看见希望还是绝望?「当时四月,虽然运动未开始,但都已经提出了『送中』条例,心情都是觉得香港前途好似幅画咁,呼应灯塔的意象。」他言犹未尽。

无论身在何处都在找寻这古蹟

反观黄进曦,虽与杨学德同游此地,但他画中鹤嘴风光明媚,在蓝天白云映衬之下,山峦尤其翠绿。「阿德嗰张讲多少少比喻,比喻那种指引的感觉。我反而在想因为这个古蹟(鹤嘴灯塔),令到游人无论身在任何位置,都是在找寻这个古蹟,作为一个焦点,所有人都是看着那裏。」

惺惺相惜 相约写生

眼前二人,予人感觉截然不同,阿德总是带着亲切随和气息,但说到反修例运动与政治隐喻却显得慎言与深沉;进曦则是平静慢热的,谈自身与画作亦不见明显情绪起伏。「我不是一个好强情绪的人,不嬲都是这样,我不知道是不是叫做内化了?还是什幺?基本上你看我的画,其实我在激烈情绪时反而画不到画,我是属于这种。」进曦说。

但其实没有人过得容易,「我和阿德决定了六月尾要延期的时候,其实我大概两三个星期,完全无掂过这一批作品。当时我不断在question(质疑)一样嘢就係,在这一段时间,还要如何面对这一类,叫做靓嘅、大自然嘅靓、嘅画、嘅态度呢?」所以进曦前一些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一些和运动比较密切相关的漫画,「不算多,大概九至十张,都是用iPad画的。想试吓呼应这件事(反修例运动),令自己好似好过啲,当时係咁」。

他们去年于画展认识,进曦遂邀请阿德举办联展,「因为我觉得我和阿德的画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会在一个空间裏面出现一些人物的元素,但是大家的侧重点不同」。当风景画家遇上漫画家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

卜公码头内 大妈与海豹

两人预先拟定十个郊外写生地点,最终去了其中八个,包括大潭水塘、乌溪沙、道风山等。一同写生与记录之后,各自回到工作室自行完成画作,在展览时才将作品揭盅。有趣的是二人的作品时而形成强烈对比,时而显得无比和谐。例如第一次写生时,原计划去蒲台岛,却突然下起大雨,未能顺利游览小岛,反倒在赤柱卜公码头等候街渡的画面更显深刻。阿德犹记得一个身穿大花绿叶服饰、颈戴金链、鼻架太阳眼镜、衬以黑色丝袜、脚踩深色高跟鞋的大妈在码头候船,「为什幺这裏画了只海豹?我答不到。但我见到一个大妈着成咁去行山、去离岛,我觉得这个景象是比较霸气。立刻在脑海中弹出好似和她分量一样dominant的东西和她配衬,所以我画了只海豹」。

同一个码头,阿德拣选码头内景,进曦选取外景。进曦忆述当天坐船到蒲台岛时,在窗户侧面看到蒲台岛的轮廓,所以就将蒲台岛和卜公码头拼凑在一起,画中能够看到蒲台岛的白色码头与天后庙。阿德讚歎进曦画中的船立体得好像可以活生生拿出来。

瞬间与永恆 午后与黄昏

看画时,脑海不断浮现二元词彙,瞬间与永恆、人与物、错与对。在南丫岛,阿德带进曦找寻二十年前感到气势极强的海岸位置,却惊觉原来这个位置根本毫不特别,「原来我二十年前的印象全部是错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好唏嘘。就像是老人家的回忆,回忆原来并不可靠」。亦因为阿德的唏嘘,启发进曦画下同样的山景,「那天印象好深就是行到去索罟湾的时候,夕阳好靓好靓。我经常想将行山的整个过程全部画下来,除了空间之外,时间亦是一件事。所以就想将两个时间放在一齐,所以这一张零零舍舍见到两个不同的时间,一左一右」。左方是午后,右方却近黄昏。

把看见的画面 重组好再呈现

阿德总是记录着一个剎那,进曦则画下时间的长度。阿德阐释:「我经常觉得进曦会将自己见到的事物,重新组合过,接着再呈现一种现实上没有的角度出来,我觉得他的画好看的地方在这裏。」进曦偏离西方的单点透视法,摒弃近大远小法则,而是顺着自己行山的路径,与记忆中的附近景物,重新组织空间,将所有应当看见的事物同步出现于画中。「我和阿德在人物处理上有好大分别,我的人物是风景的一部分,最多的作用是带住你的视线行,边度有人呢,那裏就是路了。但你看着阿德画面中的两个人,你会谂好多嘢,究竟他们这个时刻正在发生什幺事呢?」

阿德其中一幅画,天色昏暗得像暴雨前夕,作品名为《别回到浪裏》(Stay),让记者湿了眼。「我的画description(描述)会写得深沉点,残酷点。」烂船搁于南丫岛岸边,旁树支离破碎地强撑着,在浪边,一个人从后抱着另一个人,那海浪一圈一圈,如像跑道。进曦佩服道:「所以有时我睇阿德的画就是觉得他其实技巧高在这裏,就是他可以安放一些,我们平时去画画的时候好避忌的做法,例如一些好平衡的东西,但他会肯摆落去,海的水波纹,然后例如这棵树的形态,令这幅画平衡的地方又破解了,是好难的一件事。」

画画生涯 由错中走出来

阿德真诚地说:「因为我总括我自己那些画画的生涯,其实我係错㗎嘛,由错中走出来。」他说由从前绘画被人说丑、技巧笨拙,自己是一路被取笑下走过来的。「我反而觉得错,这件事是几好利用的。错完之后,会有些奇怪的东西走出来,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于是,幽默荒诞的他,今次亦由最初尝试学乖一点,绘画一些和进曦风景画接近些的画作,渐渐重回别树一帜的漫画风格,「我用色都没有特定立场,你会见到有蓝色的树,我没有理性可言的。我这样用色应该叫做野兽派,如果必定要用学派归纳的话」。

塔门盛夏 不再热闹

从绿草如茵的山野,愈画愈变得寸草不生,但阿德的画中人物总是有伴,不至于孤单。「这幅画是有少少信息在裏面,画名《平静的日子》,是今次最后一幅画的,在七月几的时候。因为我觉得好唏嘘,这些年轻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反修例运动),这个夏天和暑假应该是去这些地方(塔门)拍吓拖,舒展吓的季节,为何会咁辛苦同咁大牺牲呢?」

瞥见进曦笔下塔门,心房忽感安定,广阔大海与恬静小岛依然,静静的。「其实那天塔门好嘈吵,好多内地人在那裏扎营,但我和阿德都在那裏尝试寻找一个宁静的地方,可以还我宁静。」

《城外》黄进曦、杨学德双人联展日期:即日至10月5日(星期二至六)时间:上午11时至下午6时

地点:香港仔田湾兴和街25号大生工业大厦三楼安全口画廊

文 // 彭丽芳图 // 安全口画廊提供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