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润生活 >延安日记(85) >

延安日记(85)

2020-07-08
阅读指数:605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85)

1945年5月16日

中国共产党的真实目标,而不说它官方宣布的目标(土地改革和民族解放),只是部分体现了真正的马列主义政党的纲领。据我看来,中共不是个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在这方面,它倒的确是个新型的党。过去十年的所作所为可以证实这一点。

这是个伪装成无产阶级政党的典型的农民党。它的领导人不管怎样声明,还是把农民和资产阶级,而不是把无产阶级,看成为革命的资产阶级民主阶段(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来掩饰自己的活动。

中国共产党同共产国际慢慢地断绝了历史性的联繫。

共产国际反对中共党内农民思想的发展,反苏主义、沙文主义以及亲近资本主义的美国,来源于这种思想。以及高级术语(反「教条主义」、反「经验主义者」等)伪装起来的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也是起因于此。

这是马克思主义思想(共产国际以前留下的影响)和小资产阶级思想折中而成的奇怪的混合物。换句话说,中共领导人正试图把马克思主义和小资产阶级哲学,人为地捏在一起。

民族解放斗争使得中共客观上成了一支革命的力量。中共必须站在土地革命的前头指引这一革命过程。它理应站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立场上来做这椿事,而我却目睹它在演变为社会革命党类型的农民党。

反对「教条主义」的斗争,是毛泽东在思想上和政治上的主要策略。

任何自重的马克思主义者,都绝不会去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教条。马克思主义者对付教条主义只有一个办法:在反教条主义方面,作一个坚定的教条主义者。

我要说,毛泽东拿假爱国主义的,实际是民族主义的原则,来代替明确的工人阶级的斗争原则,从而使党从理论上解除武装。的确,这对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并不是什幺功迹,更不是什幺「适合中国现实的新型的马克思主义」。

每逢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六,我都会收到一大堆大会材料。奥尔洛夫每晚都来帮我抄一些文件。

1945年5月17日

大会讨论的几个问题:

1、关于召开中共各根据地的代表会议以及组成根据地的联合委员会问题。

2、关于对美国的态度。

3、关于对苏联的态度。

4月22日,延安的一份报导宣布成立中共各根据地职工联合会的筹备委员会。该报还宣布成立另一委员会,筹建一个代表各根据地的妇女组织。

5月3日,该报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来统一各解放区的青年组织。

这样,延安在建立解放区政府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个政府的名称将是「解放区联合委员会」。

对中共领导来说,这一直是个首要的问题,但是形势不稳定,这也就无从实现。而且这个月中,中共领导人没有时间来为此製造舆论。

现在,既然白宫态度明朗了,美国人将支持谁,毛泽东已心中有数,中共领导人这就採取具体步骤来建立解放区联合委员会了。

正式建立这幺一个机构,其意义是很清楚的。这将是毛泽东的政府;这是走向内战的一步,是预计能争取到苏联支持的一步。没有苏联的支持,这一步就迈不出去,因为没有这种支持,这个步骤就只是一桩蠢事。这个力量有限的委员会政府,在美国势力所支持的国民党面前,会是个什幺样子呢?显然,中共领导人指望着苏联,指望它的援助,它的最大限度的援助。

因此,中共中央主席告诉代表们,应该毫不耽搁地解决成立联合委员会的问题。他建议从召开一个各解放区代表会议入手,联合委员会就由该会议来宣布成立。中共中央主席把这个机构称为「中国人民解放联合委员会」。他强调中共要有自己的政府的重要性。同时,他又禁止使用「政府」一词来称呼这个机构。他要求所有代表都来考虑考虑,为这个机构起了最好的名字。

对毛泽东说来,成立政府的问题,真是急如星火的问题。他提醒代表们说,在目前情况下,按照民主原则举行选举几乎是不可能的。

建立联合委员会和选举筹备会议代表,这一事实本身就可能引起形形色色的反动派的咒骂、威胁和造谣中伤。「可能我们没有理由要打退堂鼓」,毛泽东说,「因为我们是为人民利益而行动的,我们的事业无疑是正义的」。

因此,短期内建立起联合委员会来,是意料中的事情。现在,毛泽东已经从言词转向行动了。他号召要格外小心从事,让全世界都理解到,在政权问题上,中共已经决定要立即採取行动了。这个问题已由党内最高的五名成员讨论过。可是,在讨论过程中,他们对此意见并不一致。有的极力主张成立这样一个委员会,而且事实上要求立即成立。他们同意等到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闭幕,但坚持现在就要採取準备措施。实际上,这一派主张不论外部情况怎样,都要採取行动,儘快走向宣布成立中国人民解放联合委员会。持这一论点的是周恩来,他主张採取最坚决的行动。周恩来提醒说,等到苏联开始对日本採取军事行动之后再来筹建联合委员会,就嫌晚了一点(此外,这也可能使莫斯科处境尴尬)。因为,到那时候,有关各国政府可能会指责苏联在进行干涉。

反对他们的人说,建立委员会为时过早,是冒险的。这些同志力主必须对中国国内政治形势作详尽的了解。他们说,不仅需要等到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闭幕,国共双方意见具体化之后,而且还应知道国民党对今年11月25日召开国民大会的态度。不考虑到各方面的情况就採取行动,太冒失了。

中共中央主席态度暧昧,对这个问题不直接表态。形势越来越有利于周恩来。很可能中央的五名最高成员已经採取了周恩来的路线。

毛泽东似乎最关心有关召开国民大会的问题。

1945年5月19日

关于对美国的态度。

去年,一群外国记者来到延安,以后美国观察组又来了,这使特区领导人产生了从美国获得武器弹药的希望。这还引起了各式各样不切实际的加紧武装的计划,等等。

赫尔利的记者招待会,使他们在这方面的希望成为泡影。美国人现在对国民党和中央採取了明确的态度。这不仅影响了中共领导人的心情,而且还影响了特区全体人民的心情。早先对美国人的友好感情在迅速消失。

这种情绪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上表现出来了。很多发言都强调需要保持同美英的战时联盟,但这不过是装装门面而已。

中共对同国民党关係的立场已经明确了。

这种关係要幺导致内战,要幺还保持和平,过得去。要保持和平,就得努力组成联合政府。这样来解决问题才是同国民党在政治上保持合作的唯一正确方式。

可是,中共领导人虽然在大会上就同国民党的关係问题提出了种种可供选择的方案,但并没有把全部真相都和盘托出。还有第三条道路!无疑,将来中国从南到北都会对日本人展开进攻。那时,盟国将在中国南部、北部和中部沿海许多地方登陆。他们将把中央政府的军队以及行政和警察机构的人员运往这些地区。美国人会这幺乾的。此外,美国的登陆部队将不容许新四军和八路军阻挠中央军前进。这样,中共同美国人和国民党军队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冲突。八路军和新四军只得不惜任何代价来守卫自己的阵地,不让美国人和国民党军队进来。这样一来,国民党政府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布,中共军事当局所採取这些实际上是必需的步骤,都不过是一种挑衅行动。报刊会居心不良地对中共发动宣传战,甚至可能指责中共和日本人有勾结。重庆中央政府会极力利用这些事情来孤立中立。国际上各种反动势力,都会投身到孤立中共的运动中来。(苏联会运用自己的威望压制这种喧嚷。这是中共领导人没说出来的想法。)

中共中央主席宣称,苏联是中共唯一忠实的朋友,许多代表在讲话中也重複了他的话。其他盟国的价值,已由历史本身表现出来了。例如,英国就在企图扼杀希腊的自己。其他盟国也打算在中国犯这种罪。

代表们对纳粹的柏林城防军被击溃并投降的消息,表示热烈欢迎。他们还高呼讚美光荣的苏联红军和斯大林的口号。

朱德在军事报告中,重複了中共中央主席关于对盟国态度的论点。其他许多代表以不同的言词,重複了这一论点。

展望国共关係,中共领导人不排除苏联可能干预,并促成中国建立一个联合政府。苏联必须抵消美国的势力。

不管出现什幺形式的内战,还是发生旨在扼杀中共主动性的盟军的登陆,美国总是扮演压制中国人民争取自己的斗争的角色。

所有的发言者都坚信,苏联一方面打日本,一方面会找出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办法来。苏联是不会任凭中共遭到毁灭的。

国内局势可能发展的第三条道路,即盟军在呈中国沿海登陆,没有在大会上公开讨论。这一点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已有明白的暗示。

所有的发言者都强调指出,苏联对波、匈、保和其他解放了的国家的政策的民主性。

所有的发言者都充满信心地认为,苏联会开始对日作战。由于有这种情绪,所有的代表,苏区所有的党政军人员,仿佛都获得了一种富有希望的新的生命。可是,对苏联那幺亲密,只是为了要达到这种目的。苏联的实际价值,也只是从这个角度来决定的。

代表们对中国形势发展的这三种可能性所持的态度,使我的这种看法更坚定了。不管事态朝什幺方向发展(联合政府、内战、盟军在沿海登陆),苏联都会对其后果负责的。延安普遍存在的,是一种靠别人的气氛。大会只是在口头上号召全党对日作战,保卫争得的利益,而实际上他们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苏联身上。

中共採取的是等着瞧的策略,而不是动员全党力量。

这种情绪在各代表团的分组讨论中,比在大会发言中表现得更为明显。而代表们在私下谈话中,说得尤其坦率。

毛泽东对我说过,从现在起,中国成了世界政治所关注的矛盾中心。他说,欧洲要解决的,只是一些不大重要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